举重若轻 才能走出沉重的生命之轻

2021-12-02

总有亲朋好友谆谆教导,不要总是一副闲云野鹤的样子,显得做事很马虎。这样的性格,太不适合打工了,常让老板轻视了我做事的认真和最终的成绩,容易被低估价值,尤其是担心我带坏一众小朋友。



总有亲朋好友谆谆教导,不要总是一副闲云野鹤的样子,显得做事很马虎。这样的性格,太不适合打工了,常让老板轻视了我做事的认真和最终的成绩,容易被低估价值,尤其是担心我带坏一众小朋友。

 

想来也是,我们这一代人从小受金庸类的武侠小说和琼瑶式的言情小说影响颇深,中毒深一点的,就表现为成年之后,还要很不着调地散发浪漫和豪情的混合气息,经常把荒谬看成是人生和世界的底层逻辑,被贴上自由主义还是个人主义的标签,也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举重若轻,承受了更多的,却只是用“笑”来表达。

 

后来,给自己找到了理论依据,在西方的哲学里,那叫存在主义。


曾信步在布拉格街头,寻找着“布拉格之恋”里情节轨迹,这部由米兰昆得拉《不可承受的生命之轻》改变的电影,与《安娜卡列尼娜》等文学作品一样,在人生最痛苦的不同阶段,给了我一次又一次的觉醒:

 

人生是一种痛苦的沉重,这种痛苦来自于人们对生活目标的错误选择,对生命价值的错误判断,世人都在为自己的目标而孜孜追求,殊不知,目标本身就是一种空虚。生命因“追求”而变得庸俗,人变成了被“追求”所役使的奴隶,在“追求”的名义下,我们不论是放浪形骸,还是循规蹈矩,最终只是无休止地重复前人,只剩“媚俗”。


 

生活不易。这个时代让我们承受着前所未有的生活重担,无人可以幸免,不是过去,就是现在,或是将来。我们不该闪躲,而应坚守自我,享受当下,举重若轻,永远对生活报以灿烂的微笑。

 

回家。把疲惫的身体丢向柔软的沙发,或是躺进柔软的温床,把头种进柔软的玻尿枕,仿佛世界也在对我温柔以待了。


 

回家。把妄图再次欺负人的恶邻堵在门口,义正言辞,口吐莲花,终得“小区一霸”之光荣称号。转身,泼妇便煮一锅鲜汤犒劳儿子,顺便传颂一下载誉归来的“喜悦心情”。此时,闻到的是满满的生活味道,浓浓的烟火气息。


 

回家。轻捻小杯一盏,细嗅满屋茶香,夜读昏黄书灯下,向往着星辰大海,规划着诗和远方,静待着夜归的爱人,谁还会在意无处安放的青春。


 

当家成为生命的加油站,生活幸福的主战场,生命之轻便不再沉重。

 

回家。当人懂得不在生命中执着地强求“有意义”,只在生活中享受“有意思”的时候,人便顿然轻灵起来,肩膀的担子再重,心能够轻松愉悦,眼就能笑看风云。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