顿悟与渐修?明心见性,生发智慧

2021-09-23

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



身是菩提树 心如明镜台

时时勤拂拭 勿使惹尘埃

——唐·神秀禅师


这首著名的禅偈,出自唐朝的神秀禅师,常被人拿来与六祖惠能禅师另一首禅偈做对比。

 

菩提本无树 明镜亦非台

本来无一物 何处惹尘埃                                                 

——唐·慧能禅师


这两首禅偈都出自于《六祖法宝坛经》,经中记载了禅宗五祖弘忍大师,为了选拔禅宗的第六代衣钵传承人,令门下众徒把自己所领悟到的佛法精髓各作一偈。当时的神秀是教授师,在众弟子中威望极高,写下了上面这首偈颂,引来一片赞叹。五祖却让他花些功夫再作一偈。而当时的惠能入寺8个月,一直在碓房打杂,不曾进到大殿。他听到这首偈,也以菩提明镜为题另出一偈,最终得到五祖印可,传授衣钵于惠能成为第六代祖师。后面有了南能北秀,南北二宗,顿渐之分。


由此,千年来有了关于顿悟与渐修的诸多论述,而在经文中也有六祖惠能禅师对于顿渐的诠释:“何名顿渐,法无顿渐,人有得钝,故名顿渐”。

 

渐修不离顿悟,顿悟也不离渐修


南怀瑾先生在《如何修证佛法》一书中讲到:


《楞严经》最后,把渐修方面的次序功夫,讲解得很清楚,顿悟不离渐修。我们平常看《楞严经》,绝对会马马虎虎看过去,其中的巧妙你去找吧!珠宝都埋在泥矿里头,自己去找吧!它是藏在五十种境界里头,要用智慧,把首尾贯通,要读到滚瓜烂熟才能真懂。我现在告诉你们的,是我花了几十年的时间成本,才把密因抽出来的。你找找看,古人也没有把它认真指出来过。所以“莫将容易得,便作等闲看”。


开悟是一个突变的过程。任何人的开悟都发生在一瞬间,都是忽然开悟的。开悟只有顿悟,没有渐悟。因为从迷到悟是一个突变,并不是渐变。



修行是一个渐变的过程。通过功行的逐渐累积,逐步去除心中的执念,使心渐渐地安定,适应虚无的境界。但是,无论如何积累功行,始终是后天的人为意识。而人工的积累终究是有限的。无论如何也达不到自性的光明无量境界。自性是本来就有,无来无去,通达一切,自然常在的。所有的修行,不过是抛弃自心的人为妄念,使自心安定下来。只有在安定的心境中,自性的本来面目才能被人感知,才能光明内发。


古人对渐修和顿悟的关系有一个很好的比喻。自心本体犹如天上明月。心中动荡不止的妄念犹如空中的乌云。而渐修功夫就好比风吹云散。只有乌云散去,明月的光辉才能显现。所谓顿悟,正是从黑暗到光明的刹那转变。



自性光明 开悟入门


王阳明先生内修心性,外定兵法,处江湖之远,他用文治传承。一次,他的学生问到:“老师,一朵花开在南山,跟你的心有什么关系啊?”王阳明先生回答:“你未看此花时,此花与汝心同归于寂。你来看此花时,则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我们生于同一世界,而结论不同,原本这世界的美与善,恨与仇,自在人心。王阳明的“吾性自足,不假外物”,告诉我们,一个人的心就是他的道理。“心无外物,心外无事,心外无理,心外无义,心外无善”。


然而,未开悟之前,心神散漫,妄念纷纭。此时虽然自性光明没有显现,但是纷纷扰扰的妄念也是自性的一种显示。倘若没有自性这个本体,纷纷扰扰的妄念也就不会出现。那个时候,人将非人,犹如土木石块。光明智慧与无明烦恼本质其实是一样的,都是自性的妙用显现。区别在于一个是整齐有序的,一个是杂乱无序的。好比一个是激光,一个是漫反射光。



开悟是修行入门的标志。开悟以后,就可以自我修行,直到达到佛一样的最高境界。自性的光明会照亮自己的修行之路。开悟的人思考问题不是用思想意识去想,而是用自性慧光去照。

 

历经盲修,终悟真心


明心见性以前,任你修什么法门,如何用功,都跳不出「盲修瞎炼」的范畴。以未悟真心,于修法即不能无疑。虽亦努力用功,但有疑虑留碍胸中,不安之相即无法避免。而此不安之相即是生死根本,故虽对治功深,不为真修。普照禅师《修心诀》云:修在悟前,虽则努力用功,不忘念念薰修,但亦著著生疑,未能无碍,如有一物碍在胸中,不安之相,常现在前。日久月深,对治功熟,则身心客尘,恰似轻安。虽复轻安,疑根未断,如石压草,犹于生死界不得自在。”故云:“修在悟前,非真修也。”



但任何人都免不了有此一段盲修瞎炼的过程。待打开桶底明识本来后,就路还家,随缘了习,任运双修定慧,天真无作,动静常禅,方是无修之真修。《修心诀》云:“即或劣机,见性后烦恼浓厚,习染深重,对境而念念生情,遇缘而心心作有,甚或被境缘昏乱淆惑,昧却本来者,虽亦借种种对治方便,除其劣习,去其污染,不无有功之修,但以念念无疑,不落留碍,日久月深,力极功纯,自然契合天真妙性,任运寂知,与前胜机,更无差别。故学佛者,必先以明心见性为期,待明心后除断习气,方为真修。

相关内容

更多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